2012年3月24日 星期六

【Love】愛,是孩子一生最重要的資產



孩子所就讀的幼稚園15週年慶,向我這資深家長邀了一篇稿子。起初,老師們只是說希望我能提供一篇和愛及教養有關的文章,不需要和學校有關。但許多我所學習到的教養觀念是來自這個學校,自然的,在寫到這篇文章時,不免提起這所學校。

今天參加學校活動時,一些老師和家長都不約而同跑來跟我談這篇文章,也和我的朋友們及網友們分享囉!


<>
和許多五六級的媽媽一樣,我們在台灣經濟快速成長的年代中成長,享有比父母更好的物質環境;為了更好的未來,我們奮力通過數個如世界大戰般重要的升學競爭,然後進入隨時必須戰戰兢兢的職場,競爭到一個好的職位上……,然後自然會有一個好的家庭、乖巧的孩子,透過足夠的培養,孩子就能安然的長大成人…..。但是,真正為人母後,才發現,教養孩子沒有這麼容易,也發現我所擁有的能力與知識都匱乏不已,至此才開始踏上學習教養的路。

我的孩子三歲那年,在我細心的比較數個幼稚園後,最後選擇了離家和公司都不遠的樟新托兒所,主要是因為這裡窗明几淨,活動空間偌大,孩子不用上電腦課(連位在美國的知名企業Google公司的主管們,都特別送孩子去絕不上電腦的幼稚園),加上接待我的張小姐總是不厭其煩的回答我的問題。最後,我的孩子幸運的候補上也進了這個學校。

樟新不像別的私立托兒所,它絕不供應晚餐!這個問題曾經讓我十分困擾,因為我曾經好幾次因為臨時公出而在很晚的時間才趕到學校接孩子,但陪伴他的老師總會陪他說話,坐下來和他吃一些餅乾點心,在我到學校門口時,留校的老師也總帶著雖然疲憊卻依舊和藹的笑容和我說上幾句話,在我帶著孩子離開後,才開始關燈,把學校的大門降下。

回家的路上,和孩子聊聊學校的生活,孩子總是很開心的敘述今天老師說了甚麼故事、做了什麼活動,徐哥哥帶他們玩什麼遊戲,但是,孩子總會問,「我可以天黑之前就回家嗎?我不想是小朋友裡最後一個回家的。」

在一個活生生,有表情、有情緒的「小人」面前,我的腦袋裡卻是一堆被交付的公司任務,極力求表現與升遷是我一直以來努力的方向,也就是,我對孩子的疑問,當下似乎沒有解答。

樟新還有一個特立獨行之處,就是它很喜歡邀請家長來開會,除了班上的教學觀摩,還有很多志工活動、親子成長講座之類的,而且都是在晚上的時間,像我們這種小家庭,還可以把孩子帶來「免費」托給老師,然後進去參加座談會或聽演講,增長自己的教養能量!

多次參與孩子在學校的活動後,我發現這些老師怎麼可以這麼不怕累的設計這麼多元的活動,當時,樟新正導入開放式主題教學,第一個重點就是,孩子就是主體!孩子們可以自主的選擇自己有興趣的活動,他們的個性、偏好是被尊重的。除此,每早看到學校門口那些大哭、不想與父母分離的孩子時,學校幾乎是老師、同仁全體動員耐心的撫慰著孩子,幫助孩子克服分離焦慮症,孩子的情緒也是被尊重的…….。重視多元,尊重個體的差異,用孩子的角度看待這些觀念都進一步幫助我學習如何做一個更好的媽媽。

當我想起孩子在學校得到這麼多愛的時候,離開孩子去工作的我是充滿安定感的,因為我知道孩子能在這裡度過愉快又充實的一天。但相形之下,我能給他的似乎只是穩定的經濟生活,負擔得起他的學費和生活費,雖然穩定的經濟生活也是一種給孩子愛的表現,但總覺得少了更多和他在情感上及經驗上的累積。

樟新與我育兒夥伴的關係,已經是第六年,進入共同教養我的第二個孩子,過程中,我學習用對的、更好的方式來愛孩子,辭去了為人作嫁的職場工作,投入新的工作型態中,累積更多和孩子共同生活及情感上的美好點滴,晚餐時間變成我們家庭最重要的時光(所以我終於能理解樟新為何決不提供晚餐了!)。

曾經我在知名的育兒書--「卡爾威特的教育」中看到一段話,作者提及他的孩子剛出生時智能與反應是有所不足的,但他仍用所有的愛心和耐心來教導孩子,同時他在書中提及令人惋惜的是,那些正常的孩子得不到父母這樣的愛與耐心。這是我第一次震撼於孩子能有所不同,並不來自提供的物質環境有多優渥,最大的差異是來自父母的愛與耐心。(卡爾威特在十四歲就被授予博士學位,會六種語言。)

愛,沒有固定的形式。有時候愛是給予讚賞或獎勵,有時愛是給予告誡或處罰;愛是尊重孩子給予嚐試的機會;愛是不給孩子過於充足的資源,好讓他學習去突破難關……。不論是哪一種形式的愛,我只要確認,這些經驗都能正面形塑孩子的人格、能力。最重要的是,孩子努力過後,不論成功或失敗,都要給予他一個擁抱,告訴他會變得更棒,像他希望的一樣。因為我期望,不管多少年後,這些愛,能成為孩子在面對困難、挑戰時最重要的信心來源。

也在此謝謝我和先生的最佳育兒夥伴樟新的老師們及同仁,謝謝你們給的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